长白山的偷渡蕨

总之这里是蕨子。只在lof上发文。

日常小学生文笔,错字病句一大堆。

空间不发文,只是为了聊天和扯【gao】淡【shi】。

《鹅大哥,行行好》

             

-ooc有ooc有ooc有


-cp忘羡【大概不明显x】


-不喜勿喷_(:з)∠)_


-第一条最重要!


-算是复健吧。


-食用愉快?




1.


  我是魏无羡。


  众所周知,我怕狗。



  但我最近发现,令人很烦恼的,不止只有狗,还有那街边的鹅大爷。




2.


  在今天第六次遇见蹲点在路口的大鹅后,魏无羡如是想道。



3.


  第一次遇见大鹅的时候,魏无羡正提着一瓶酒。



  大鹅一身雪白,端端正正地坐在大路中央,颇有一种“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的气魄。


  但与其他白鹅大不相同的是,那只鹅有一双琉璃色的双瞳。



  一人一鹅面面相觑。



  许久之后,魏无羡试探性地向前迈出一小步,可大鹅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一只琉璃色的眸子紧紧地盯着魏无羡。


  “鹅大爷,让个路呗。哈哈。”魏无羡撑起一副撩妹的标准微笑,搓了搓手。


  大鹅不为所动,甚至向魏无羡的方向踏了一步。


  魏无羡心中顿时警铃大作。



  在看见大鹅挥起他那强有力的翅膀后,魏无羡只是无所谓地笑笑。




  扔了酒瓶子撒腿就跑。




3.


  以至于在晚上魏无羡在电话中向江澄诉苦时,他的双腿还是发软的。



  江澄在听了他痛苦的遭遇后,深表同情。




  “活该。”




4.


  第二天天气明媚,魏无羡伸了个懒腰,心中美滋滋。


  春风拂面,正是撩妹的大好时候呀!



  魏无羡转过街角,又看见了那坨熟悉的白色的身影。




  算了还是回家睡回笼觉吧。


  生命价更高啊。




5.


  就这么说吧,当初魏无羡在大街上逗趣女孩子的时候,被大鹅看见了。



  “那只大鹅可凶了,追着我整整跑了小区三圈。大妈们都在问我是不是要去参加马拉松呢。”


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魏先生说道。



6.


  大鹅也是聪明,一来二去,就知道魏无羡的住所在哪里了。



  魏无羡一打开门,就看见大鹅仰着脖子,望着他。


  “鹅大爷呀!小的错了,小的再也不喝酒了,小的再也不四处撩妹子了,鹅大爷你就放过我吧!”


  魏无羡哭丧着脸,瘫在自己的大门前。



  大鹅冷冷地坐在了门槛前。



  完蛋了这大爷是要在这里安家了。


  魏无羡震惊了。



7.


  为了防止大鹅每天在街上堵自己,魏无羡端来了一盘新鲜的小鱼,一捆新鲜的蔬菜来款待大鹅。



  起初大鹅并不在意,时间久了,便也吃了起来。



  魏无羡的手痒痒,在大鹅吃东西的时候偷偷地把手放在大鹅的脖颈上,轻轻地揉了一把。



  手感还不错诶。

 

  8.


  “那么鹅大爷你慢慢吃,魏某我先离开了!”魏无羡笑着,冲着大鹅摆了摆手。



  刚没走几步,便觉得右脚一沉。他低头一看,发现大鹅咬着他的裤脚不放。




  魏无羡走几米,大鹅就被拉着走了几米,甚至还想把他往回拖。



  “鹅大爷,松口吧,这样你好我好。”


  大鹅不听,依然紧咬着不放。



  好的,你赢了。


  魏无羡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9.


  但有些时候,不得不说鹅大爷也是非常靠谱的。



  每天早上大鹅坐镇在魏无羡的家门口,方圆百里看不见一条狗。



  每当有狗试图靠近魏无羡的大门时,大鹅总会摆出一副攻击的姿态,把狗追得嗷嗷直叫。




  “大爷!你是我大爷!”魏无羡抱着大鹅,哭的像个五百斤的孩子。


  大鹅似乎有些嫌弃,但还是没有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
 


10.


从此魏无羡家中多了一只全小区令人闻风丧胆的大白鹅。


明天就要进学【jian】校【yu】了。
诸君债见。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爱你!我要把你吹上天!!【暴风雨式打call😭😭😭😭😭😭😭

七岁的lewww:

1.给蕨子的!请签收! @长白山的偷渡蕨
2.还是没有网络的电脑!!依旧色差!依旧是拍出来的!
3.就……就乱七八糟的衣服……qwqqq
4.是金宝啦!!号泣😭就是喜欢金宝!!

【瑞金】《公园里有一只霸王龙》


_ooc有ooc有ooc有


_cp瑞金


_两人就像喝了假酒一样【笑哭】


_梗来源于空间里看见的充气霸王龙

【我也好想要x】


_食用愉快?






“公园里出现了一只超级大的霸王龙!”一个孩子指着街角处的大公园,“去看看吧!”那个孩子拉着几个小伙伴匆匆跑了过去。



霸……霸王龙?格瑞似乎不太相信自己听见了什么,但出于好奇心,最终还是打算去一探究竟。




刚踏进公园的大门,格瑞便看见了孩子们口中所说的“霸王龙”。一开始本以为会比较难找,但现在看看……不想去注意都难啊。“霸王龙”只不过是一只充了气的大型娃娃……里面似乎还有人?



霸王龙在孩子们的簇拥中艰难地前进着,每一脚都是小心翼翼的,似乎害怕会撞到孩子们。




这只霸王龙的手好短啊。这是格瑞对这只迷之生物的第一印象。




霸王龙东躲西藏,终于甩丢了那些孩子们。格瑞就在旁边静静地看着他们玩捉迷藏。突然,霸王龙望向了格瑞。格瑞的心里咯噔一响。



完了。



格瑞撒腿就跑。



然而霸王龙在身后紧追不舍。



不要看它那么大只,其实移动速度还是蛮快的。然后公园里就出现了恐龙追人,孩子追恐龙的恐怖画面。




“等等我为什么要跑?我又没做亏心事。”格瑞愣了一下,立刻一个急刹车,转身盯着霸王龙。霸王龙怂的一笔,掉头就跑。



格瑞:???我什么都没做呢?



后来霸王龙似乎是跑累了,自顾自地坐在秋千上荡起了秋千。



喂喂喂你的头卡在上面了真的不要紧吗?


完了我不会遇到傻子龙了吧?




霸王龙似乎玩的很开心的样子,浑然没有发现自己的脑袋已经来个大转弯。如果可以的话格瑞都能看见霸王龙脸上幸福的粉色泡泡了。


格瑞坐到霸王龙隔壁的秋千上,说:“那个……霸王龙先生,你可以说话吗?”



霸王龙思索了几秒,摇了摇头。



格瑞:这和说好的不一样。



霸王龙指了指格瑞手腕上的手表,点了点头。



格瑞沉默了一下,把手表摘下来递给它。霸王龙摇着头,短短的前肢挥舞着。似乎并不是这个意思。格瑞这么想着。



然后一人一龙就这么坐了很久。



格瑞看了看手表,说:“四点了,我要走了。”霸王龙似乎很着急的样子,小爪子冷不防地抓住了格瑞的衣角。



“怎么了?”格瑞问道。



“时间到啦!”那只霸王龙突然说道。



等等这声音好熟悉。



突然,格瑞听见了拉链拉开的声音,随之霸王龙以一种极快的速度瘪了下去,然后就从里面钻了一颗金色的脑袋。




“嘿嘿,格瑞是我啊!”金笑嘻嘻地揉了揉脑袋。



突然发觉眼前已经没有了那人的身影,金随即大叫道:“诶!格瑞等等我啊!”



“快点。”



“好!”



两个身影并肩走在夕阳里,一个手舞足蹈地讲着今天的新鲜事,一个一言不发,笑着听着身旁那人说笑。




end


——————
应该算是金和同伴玩游戏玩输了然后被要求去公园里扮霸王龙一个下午,然后中途碰见格瑞这样x

好扯x














————————
算是七夕节贺礼吧。
最近没有文力只想白嫖【被打
算是告别作吧。
各位十月再见辣。
给各位小天使比心(*Ü*)ノ❤



_视角切换有【很混乱x】


_每一个※号一次视角切换


_全程胡思乱想x


_粗制滥造【哭】




你早已经到达了现场,来客们纷纷就坐,在台下低声讨论着。那个早已在你心中占据一席之地的人儿还未出现,静默之中,闪着金光的蜡烛中仿佛映出了那人发髻上的灿灿的凤舞发簪。好了,我应该去见她了。俯身跨上花轿,向自己此人的最重要的目的地出发。







耳边充斥着渐进的铜锣鼓声,富有节奏的拍子把你从自己的沉思中唤醒。这不是梦哦!那个朝思暮想的人,将会牵起你的手,与你共度此生。铜镜中的你傻傻地笑着。



你的头上盖着一方红布,每走一步,心中总是惴惴不安,仿佛下一秒就会摔倒。突然,你小的可怜的视线范围内出现了一角红绸布。你牵住了它。是他吧。你静静地跟着她走着,一切的不安和焦虑都化作了云烟。







经历过漫长的礼节习俗,你们在众人的簇拥下进入了大堂。跨过火盆和马鞍后,你的手中拿着秤杆,手微微颤抖着。你掀开了对方红色的手帕,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眼眸中流光回转。她望了你一眼,双颊微微泛红,又紧急撇开视线。你愣了一下,慌了神。



旁人递上装着清酒的一对白瓷杯,细细勾勒的青花瓷竟抵不过她眼角盛开的一朵金花。你们拿起酒杯,杯中的清酒微微荡漾着。你的右臂穿过对方的右臂,酒杯贴在唇齿上,清甜的酒水便流进了你的喉咙。她对着你笑了。







淡淡的月光透过窗纱,跃动的火烛点亮了整个房间。她望着你,轻轻取下你头上的簪子。垂下的青丝见有你独特的香味。你们相视而笑,彼此拥抱。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end



【哇终于在婚礼之前赶完辣!这是白骨和白露的婚礼!总之这里恭喜啦!】



【十点十五之前要收手机了(哭),婚礼现场明天早上再回顾!】
意念艾特【被打】

【sp】 小段子


_ooc有ooc有ooc有【重点】


_cp:creek


_取文题超不负责任x


_第一次写这对cp,可能拿捏不准性格_(:з)∠)_


_食用愉快?





1.


Tweek先一步按下了即将响起的闹钟。身旁的Craig还沉沉地睡着,一只手有意无意地抱住了挡在身前的被子。


爱他就要试着为他做早饭,这样可以增进两人的感情。前一个晚上,Tweek看见了这条广告。沉思了一会后,Tweek打算试着给Craig做一餐早饭。


Tweek轻轻地帮Craig盖好掉下一半的被子。随后拿起拖鞋,慢慢地走出了房间。



Tweek从衣架上取下围裙,套在自己身上。对于敲鸡蛋,这对Tweek来说稍许有些难度。颤抖的右手总把握不好力度和方向,甚至还差点打翻玻璃碗,幸亏Tweek反应灵敏快速地抱住了倾翻的玻璃碗。


越是心急,越是糟糕。这句话在Tweek的身上很好地体现了出来。Tweek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洗了一下手,准备继续开工。


接下来是切菜。握着刀的手抖得不成样子,但Tweek还是硬着头皮切了下去。钢制的菜刀与砧板碰撞发出嗒嗒嗒的响声,从中可以注意到正在切菜的人是有多么生疏和紧张。



Craig翻了个身,迷迷糊糊地伸手摸索着本应该在身旁熟悉的身形。可是并没有如他所愿。Craig一下子就清醒了,他烦躁地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支着左臂从床上坐了起来。



Tweek深吸了一口气,稳了稳自己不停颤抖的手,好不容易才平复下来自己的情绪。突然间,自己的肩上一沉,鼻间满是那人熟悉的洗发水味。等Tweek回过神来时,Craig的右手已经覆上Tweek拿着刀的那只手。


“早饭的话就交给我好了啊。”Craig似乎还是没有睡醒,说出来的话带着无端的烦躁。


“我……我只是想试试看。”Tweek有些害怕,全身莫名地颤抖了一下。


其实话说出口的那一刻Craig就后悔了,在听见对方略带颤抖的声线后Craig真是想给自己一巴掌。他无奈地叹了口气,接过Tweek手里的刀,吻了吻对方的眼角,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温和些。


“我来吧。你去客厅看会电视,做好了我会叫你的。”


最后这顿早饭还是全权交给了Craig。





2.


Craig在四贱客的怂恿下决定去扮鬼吓一吓Tweek。



“Dude,没事,就去看看嘛!”Cartman笑着把Tweek推进了房间。


咔哒一声,Tweek的心瞬间凉了半截。


“不要把门锁上啊!?”Tweek用拳头砸着门。



正值夜晚,淡淡的月光穿过半透明的窗帘,隐约可以辨认出倒在地上的部分课桌和椅子,或许有一扇窗户没关,窗帘微微地飘动着。有些吓人。这应该是学校的储藏室吧。


三更半夜把他关在这儿,肯定没有什么好事。


Tweek这么想着。


Tweek走到窗边,打算拉开窗帘,好让房间更亮堂些。刚拉开一半,眼前赫然出现一个抱着不明物体的黑衣人,吓得Tweek浑身一颤。那个黑衣人好像也没有意料到事情发生地那么快,手一抖,抱在怀里的不明物体便掉在了地上。


Tweek瞟了一眼不明物体,才发现这是一颗缺了半边的骷髅头。


“啊!”凄惨的尖叫声响彻教学楼。



接下来该怎么办。Craig思索着。那些家伙只是看热闹般地提供了这个强制性建议,可是却没有告诉他接下去的步骤。


就不应该相信他们。Craig想着,向前走了一步。



Tweek简直要被吓到灵魂出窍了。他浑身抖得像个筛子一样,不知所措地愣在原地。他想过逃跑,却无奈想起门被锁上了。


Tweek一边告诉自己要冷静,一边双手颤抖地捡起掉在地上的骷髅头,带着哭腔说:


“还……还给…你。”


Tweek别开头,努力不去看那个奇怪的“鬼”和手中的骷髅头。



Craig十分惊讶,不过为了配合Tweek只好顺从地接过那个骷髅头。


突然间,Tweek身影一闪,半条腿已经跨出了玻璃。这里可是二楼啊这家伙想干什么!Craig的本能比大脑更快一步,伸出手臂直接拦住了Tweek的腰,一把把他拽了回来。



其实在做这个决定之前Tweek是有经过思考的。门被锁上了,不管怎么样他也不愿意跟着这个“鬼魂”一起待上一晚,所以只能出此下策,摔断一条腿总比被鬼怪缠身好。



“是我啦!”Craig摘下自己的帽兜,顺便还按住了仍旧在自己怀里不断挣扎的Tweek。


“……诶!”Tweek在原地愣了几秒,沉默了一下,哭了。最后Craig哄了好久,拉着哭哭啼啼的做事不经过脑子的家伙回家了。至少Craig是这么认为的。







其实我是个画手
你们信吗【被打】

《海边有沙滩大海美女和基佬》

  

_ooc有


_cp瑞金,雷安


_题目与正文并无多大联系x


_日常向?【放假旅游设定】


_食用愉快?






沙滩,阳光,美女堪称海边三绝。


今天我们没马的骑士又在计划如何泡到美丽的小姐姐们。


1.


我们可爱可敬的安迷修骑士又被小姐姐拜托去树上摘椰子。


毕竟是可爱的小姐提出来的要求,怎么可能拒绝呢?


安迷修这么想着爬上了树。



然后雷狮一锤子直接把椰子树拦腰锤断了。


“整棵树的椰子都给你了。”潇洒地一甩头巾,大摇大摆地走了。


吃了一嘴沙子的安迷修内心是迷茫的。



在原地呆坐了几分钟后,安迷修终于意识到自己应该去做什么。


他抄起了自己的冷热流。


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2.


格瑞牵着一个闹腾腾的家伙慢慢地走向商店。


“格瑞格瑞说好你请客哦!”


“……嗯。”


“嘻嘻……我要巧克力味的。”金拉开冰柜,拿了一只棒冰。


结完账后,金心满意足地拆开了包装袋。


突然,一个披着黑色长发的妹子匆匆忙忙地跑了过去。


“凯莉!你怎么走那么快啊?”金开口问道。


“那边要打架了,那可是好戏啊!白看白不看。”


“哇……格瑞我们也去看看吧!”



金小跑在前面。路过垃圾桶时,金一个猛投,棒冰准确无误地进入了垃圾桶。



金盯着自己左手紧紧攥着的包装纸,在原地沉默了很久。


等金反应过来以后,他沉痛的叹了一口气,微微曲背,站在垃圾桶前,嘴中念念有词:“我亲爱的棒冰,我虽然只与你相处了短短几分钟,但和你在一起的甜蜜时光了,我是不会忘记的……”


赶上来的格瑞:????




3.


打完架后,安迷修躺在太阳伞下休息,雷狮瞅准机会,也偷偷地溜进太阳伞下。


“恶党,我现在不打架。”安迷修看都没看雷狮一眼。


“谁说我是来打架的……你要水吗?”雷狮扔过自己手中的矿泉水瓶,瓶子毫不留情地砸在安迷修的胸膛上。


“……轻点会死吗?”


雷狮并没有回答他,而是干笑了几声。



没想到雷狮还会体贴人啊……


安迷修这么想着,拧开了矿泉水瓶的盖子。



安迷修猛地灌上一口水,随即就喷了出来。


我收回前言……雷狮他就是个混蛋!


安迷修瞪着雷狮,雷狮笑着说出了安迷修此时最想知道的答案。


“是海水哈。”



安迷修你已经是个成年人了不可以和小自己一岁的小屁孩争论作为一个骑士要懂得忍让这些天真无邪的幼稚举动。



但本能还是战胜了理智。



安迷修把雷狮拖到海边直接泼水。




4.


不过雷狮的锤子还真是好用。


在海里一电,瞬间浮起来了一大片的鱼。



安迷修一本正经地找到负责人员,口中振振有词。


“我要举报,雷狮非法电鱼!快把他抓了。”






【久违的更新x】

你们是天使吧(இωஇ )

我……我什么也没干啊

为什么在增粉?

以及要来点梗吗x

《今天来做草莓蛋糕吧》

       

_ooc有


_cp瑞金


_超短小段子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_(:з)∠)_】


_食用愉快?




这个念头最初是金提出来的。他指着屏幕上制作精美的草莓蛋糕,双眼闪闪发光。



“格瑞格瑞我们做草莓蛋糕吧!”


“……”


“就这么说好啦!”


“……喂。”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嗯?”


“……没事。”看着金一脸期待的眼神,格瑞最终还是把反驳的话咽了回去。




金把手里的一篮草莓塞到格瑞手里时,格瑞的内心是一脸懵逼的。


只不过他没有在脸上写出来罢了。


“……为什么给我?”


“格瑞……我不会做蛋糕嘛,所以想要你来帮我一下。”金尬笑着挠了挠头。


“……好吧。”





金半蹲在柜子前,惊叹着格瑞娴熟的手艺。


“哇⊙∀⊙!格瑞你看蛋清上有小泡泡诶!”


“哇!!蛋清变稠了!”


“蛋糕可以拿进烤箱了吗?!”


……


“你好吵。”格瑞顺手把粘在手上的奶油抹在了金的脸上。


“诶?是吗……”金笑了笑。





“内个……格瑞我可以吃一点草莓吗?”


“嗯。”


“耶!”


说着金就拿起了一颗草莓。




等格瑞转身去找草莓时,他悲哀地发现篮子里只剩下了几个草莓。


我这儿放着的一大篮草莓呢????


而罪魁祸首正心虚地擦着自己的嘴巴。


格瑞盯着金鼓鼓的双颊很久很久。


金估计被盯得有些害怕了,他低着头,悄悄地瞄着格瑞,还顺手把堆在桌子上的草莓蒂一把抓在手里,扔进座位下面的垃圾桶里,当作无事发生过一样。


格瑞:“……”






最终格瑞还是在蛋糕上面放了一个草莓。


意思意思就好。


格瑞这么对自己说。